<sub id="fnlhk"></sub>
      1. <acronym id="fnlhk"></acronym>
            1. <acronym id="fnlhk"></acronym>
              雨夜尋人
              作者: 來源: 日期:2022/2/24 10:54:00 人氣:12

              雨夜尋

              巴中龍泉外國語學校教師吳文


              大雨轉小雨,但還在瀝瀝淅淅地下,凌晨的南江老街寒氣襲人,直讓人渾身發抖。

              出來了!出來了!大家如釋重負地叫出了聲。

              小成轉身進去幾分鐘后,他和小龍從網吧里出來了!

              就這樣,我們看似非常輕松將他們帶上了車。臨別時,學生小龍的家長和親人們在車窗前一再叮囑他回到學校后要好好聽老師的話,好好學習。

              車駛出南江后,兩個孩子很快就睡著了。小成的姨依然靜靜地開著車,偶爾會因為泥濘顛簸而爆兩句粗口。我沒有絲毫的睡意,雖然此時已經是凌晨4:00了。

              2003年4月2日下午放學時,當我在班上告訴大家當晚在食堂門前的操場上看電影時,我就特別提醒大家要注意安全,但是心里對小龍和小成這兩網迷總覺得不放心。學校的圍墻還沒有完工,對于他們來說,這是一次絕好的校上網打游戲的機會。我暗暗想,得把他們看緊點。

              晚飯后,天老爺突然下起了春少見的大雨,先是零零星星,一會兒,大雨越來越瘋狂,黑沉沉的天就像要崩塌下來??耧L追著暴雨,暴雨趕著狂風,風和雨聯合起來追趕著天上的烏云,整個天地都處在雨水之中??耧L卷著暴雨像無數條鞭子,狠命地在地面上抽打。

              學校只得取消晚上的放映?;氐浇淌?,我發現少了小龍和小成。于是派出班上的學生冒著大雨在校園內搜尋,四處找完,沒人。憑經驗和直覺,我斷定他們肯定遛出學校,偷跑到某個地方去了。

              風一陣緊似一陣,雨也一陣緊似一陣,傾盆大雨從天而降,像一道道水簾掛在空中。耳邊只有“嘩嘩”的響聲,雨滴像密密的鐵絲網一樣,從天上漫無邊際地吹到地上。

              2002年9月入校已有半年多時間,我和其他很多班主任一樣,最害怕聽說自己班里的學生偷跑出校,因為那就意味著我們得放下手中的一切,快速在城里的網吧、游戲廳、大街上等地方搜尋他們的行蹤,直到把他們帶回學校。由于校園沒有完全封閉,僅有的幾段圍墻也是形同虛設,因此,學生趁年邁的保安不注意時,很容易就出學校去“放飛自我”。如果學生家長在城區,我們就會同家長分區域尋找,但學生家長在區鄉或者其他縣,找尋的事兒就得我們自己完成。如果學生是在白天偷跑出去,找起來相對容易,因為白天網吧或者游戲廳里人相對較少,自己的學生很遠就可以認得,但如果他們在晚上出去,情況就復雜得多,耽誤大家睡眠不說,他們不容易辨別,特別是學生不安全,我們的心理上的壓力就非常大。

              不曉得這是第好多次出來找學生了。晚上8點剛過的街道冷冷清清,不時有煩躁的司機在無聊地按著喇叭。小成的父親剛才打來電話說,他今晚在成都,沒法來找孩子。小龍的家在南江,小龍遛過多次,但家長從來就沒有來找過一。我撐著傘,沿著熟悉的線路,走到一家又一家的網吧和游戲廳門口,禮貌地問門口的管理員關于我那兩個學生今晚的信息,但都得到一樣的回答:沒有來!

              9:50。小成的家長電話告知:通過QQ信息查詢,小成和小龍今晚在南江上網!聽到這個消息,我一下就懵了:他們是怎么去的?他們會怎么回來?在南江,他們會和小龍以前的那些不讀書的同學聯系嗎?……11:00,我問小龍的家長尋找的情況,得到的答案是:沒有找到!11:30,我再次了解情況,得到相同的回復!我開始緊張了:他們在外面多呆一分鐘,就會多一份危險!

              11:50’。小成的家長電話請求我去南江找一下,因為小龍的家長已經給他說了找不到!

              我毫不猶豫地答應了。我深知,為了兩個學生,為了兩個孩子的家庭,為了學校,我得去。

              12:20。我坐上了小成家長派來接我的奧拓車,開車的是小成的姨夫。巴南公路還沒有硬化,泥滑路爛,因此他開得很專心,他也極少說話,只有當車在經過凹凸不平的地方發生顛簸時,他才會氣憤地罵上一句,“我操……!”,好像在發泄對游戲開發商的不滿。雖然很困,但我沒法入睡,大腦里始終在考慮:到了南江該怎么樣去找這兩個如此麻煩的學生?因為我雖然是南江人,但我不太熟悉南江縣城。深夜的路上極少有車輛來往,路過集鎮的時候,也沒路燈,更沒有白日里的喧鬧,有的是我們乘坐的這輛年邁的奧拓的雨刮器發出的咕嚕咕嚕的聲音,似乎在向它的主人訴說著旅途的艱辛。

              大約凌晨2:50,我們終于和小龍的家在南江縣城的南門口大橋橋頭匯合了??吹贸鰜?,他們多么希望我能早點到,因為他們8個人,有的騎車,有的開車,有的步行,從頭一天晚上10點多開始就一直在兩個娃娃可能玩耍的網吧、游戲廳和錄像廳等地方搜尋,早就把他們折騰得精疲力竭了。我問了小龍的家長一些關于小龍以前的情況,他們也很茫然,告訴我,由于平時太忙,沒多注意他上網的事情,后來看到他游戲上癮了,才決定把他送到龍泉學校來的,為的是在封閉式學校里可能會好的。春節期間,他們全家很高興,因為小龍對游戲的依賴程度已經大大降低了,臉上也有了些笑容,哪知道,孩子的老毛病又犯了。

              簡單匯總分析之后,我建議:大家集中精力到網吧里去找,進網吧詢問時,要壓低聲音,以防他們發現之后從后門,重點在中心城區上下兩條街道網吧里找,很有可能他兩個不在一個地方。

              于是,我們分成兩個組,每個小組搜尋一條街道。我和小龍的家長從橋頭下去到了河街。漆黑的街上空空如也,雨還在淅淅地下,但為了不影響視線,我們都沒有撐傘,他們跟在我這位專家后面,誰也不說話。每到一家網吧,我就示意他們遠遠地站著,我到門口去打聽,他們也就站著??吹轿一氐剿麄冎虚g,什么也不必問,直接說,前面什么地方還有一家。

              快到凌晨4:00的時候,另一組的搜尋隊員打來電話詢問情況,當得知我們和他們一樣沒有收獲時,我明顯的感覺到他們的那種失望和沮喪的情。于是,我告訴他們,我們不但不能放棄,而且還要加快步伐!因為如果6:00前找不到,那他們會不會又坐車返回巴中或者其他什么地方呢?

              快到第8家網吧的時候,我仿佛看見門口出來一個身形極似小成的孩子。我快速的閃到一旁,并示意同行的人也靠到一邊。我仔細一看,果真是他!在小成出現的一瞬間, 我發現:沒有小龍!怎么回事?難道他倆沒有在一起?小成是不是出來望風?又想出來了,又不想被人發現。正當我在猶豫不決到底要不要去把小成叫住時,他轉身進去了。于是,我告訴同行的小龍的家人,等會兒他們出來時,我們要迅速把他們拉住。

              幾分鐘后,就出現了文章開頭的那一幕。

              回到學校后,小成和小龍告訴我,因為巴中只有40多家網吧,實踐證明,偷跑出來上網,很容易被找到,所以干脆就跑遠點。使他們感到震驚的是:他們還是被我找到了!使他們更加震驚和羞愧的是,他們的行為驚動了兩家的親友,特別是老師還冒著大雨,深夜坐車到了南江來找他們。

              為了轉變這兩個學生,我讓小成住到了我的家里,小龍每周也定時來我家過周末。

              (龍泉建校初期真實的故事,文中學生均為化名)



              上一篇: 黑夜驚魂
              下一篇: 人生工作的第二站
              偷拍中国熟妇牲交